援鄂医生谈最有成就感的事:帮患者编好的"遗言"没发


在行政区划上,柳树桩由西昌市唯一的彝族建制镇安哈镇代管。但实际上,它与周围几处村落,均属于大营农场管理。

宁南打火队员牺牲后的第3天,新京报记者重走了他们最后的路线。沿着发黑的山体向上攀爬,能看到整棵烧焦的树干散布在陡崖上。泥土里混着烧过的白灰,大风一刮,尘土飞扬。

眼看火势无法控制,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。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,3月20日凌晨3点,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,在教室里搭起床铺,铺好被褥。

村里没有专职打火队,山上有了火情,村干部就临时组织一批人救援。为此,村里给每家都发了统一的打火工具:镰刀、喷雾器和防火服。

4月2日,新京报记者在柳树桩了解到,目前,西昌市公安局和各地来增援的森林公安已经挨家逐户排查,调查起火原因。在蔡家沟水库边,停放着多辆来自西昌、攀枝花及雅安等地的警车。一名前来增援的攀枝花森林公安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工作已经开展了好几天”。

送走家人后,冯才勇决定留在村子巡逻。

柳树桩在2010年5月13日发生过一次特大山火。根据凉山电视台当年报道,三天后,警方就告破了这起案件。根据调查,当天中午1点,当地村民余坤华烧苞谷秆和杂草引发大火。

扑火队员的行李、帐篷背包以及扑火工具都还在大巴车上,司机邱富伟一个人开着车将这些东西运回了宁南县。

吉克说,在撤离时,有队员想去山上牵牛,还有的想回家里收拾贵重物品,其他队员就吼道,“拿什么东西,使劲往下跑,不要回头看。”

(文中王建富、周玲玲、李晖、桂勇、王雪、曾安、吉克为化名)